{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健康 » 正文

爱到每一根鱼刺都温柔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4:11:38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但愿今生相遇一个微笑着为我挑鱼刺的爱人——

  喜欢吃鱼,不知这和我是水命的女子有没有关系,莹白的鱼肉,温滑入口,心情都因之妥帖。

  十八岁之前,我熟悉了我所生活的小城每一家鲜鱼馆的特色,朋友笑我,驿,找个渔夫嫁了吧。

  另一个说,还是鲜鱼馆老板吧,可以吃现成的。

  三个女孩子笑成一团,我摇头,心里暗暗想:或许我要找的只是个可以为我笑着挑鱼刺的男子。同时又奇怪于自己这突然冒出的想法。

  喜欢的另一头总要添几个砝码的缘故吧,爱吃鱼的我偏偏怕鱼刺,越是细小的鱼刺,我看着越是发怵,从小到大不知被鱼刺卡过多少次,所以在家的十八年,除去吃母亲做的鱼,在鲜鱼馆都只点海鱼,那种只有鱼骨的鱼是我的最爱。

  朋友说,安静的女子心细,沉静的女子嗓子眼细,驿,你二者皆备,天生躲不过鱼刺的。

  不知这是哪里来的逻辑,我笑而不答。

  十八岁那年,北行千里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学校餐厅和校外的餐馆里都难找到合口的鱼,多是河鱼,刺多而小,看着都心惊,食之入口的欲望瞬间全无。

  然而新识的朋友并不知情,只知我喜欢吃鱼,一日班上同学聚餐,他们点了一道清蒸鲫鱼,鲫鱼恰恰是我最怕吃的一种,不忍辜负同学的心意,硬着头皮吃了几口,鱼刺便卡在了嗓子眼里,咽不下也咳不出,难受之极。

  从小被鱼刺卡过多次,均无大碍,那一次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三日后,卡了鱼刺嗓子化脓,话都说不出了。无奈只好去了医院,取出鱼刺打完针走出的医院的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恐惧:莫不是这一辈子不能安心吃鱼了?

  晚上接到睿的电话,意外而开心,他是我高中时要好的朋友,一个几句话就可以让我安心的男孩子。

  “驿,近来还好吧?天冷了,记得随时添衣服啊。”他温厚的声音传来,像轻轻打在鼓面上的鼓点,匀然入耳。

  “会的,我会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电话这边我淡淡的笑,发现我有些想念电话那端的他。

  “嗓子怎么哑了呢?感冒了吗?还说会照顾好自己呢。”他的焦急的声音里有浅浅的责备。

  瞒不过他,便告诉了他实情。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只听到轻轻的一声叹息,似鼓锤轻轻放在了鼓面上。

  “怎么了,睿,生气了吗?呵呵,我向来很笨的。”

  “驿,答应我,放假之前,在学校里不要再吃鱼,回家我补给你。”一种惊诧,一种暖,让我一时没了语言。

  我轻轻应着“好的”,忘记了说谢谢。忽又记起了自己先前找个为我挑鱼刺的男子的想法。

  寒假里第一次见到睿是在同学聚会上,他笑着问我:“有没有按我的话做啊?”

  “那你要攒够钱啊,我吃鱼都会吃很贵的哦!”我跟他开着玩笑。

  中午聚餐,睿坐在我的左边,点菜的时候,按我们不成文的规矩,每人点一道菜,照顾每个人的口味。轮到我时,我想了想,点了一道清淡的“鱼头炖豆腐”,睿笑着看我,眼里竟有疼惜。

  接下来就该他点菜了,他转身对服务员说:“松鼠黄鱼”,我一愣,一道用黄花鱼做的名菜,做时脊柱骨和小刺就被剔除掉了,母亲以前经常做给我吃。

  菜很快上齐了,朋友们争着敬酒,热闹地说笑,我只安静的喝汤,对那最爱的黄花鱼仍然有着残存的恐惧。

  睿端过我面前的小盘子,夹过一块块鱼,娴熟的挑着鱼刺,仔细而神情专注。

  “这道菜做时就挑过鱼刺的,但可能有未挑干净的细小的鱼刺,不能放过每一个可能的阶级敌人。”

  他笑着低声说,递了盛满了鱼肉的盘子给我。

  同桌而坐的几个男生开始善意的起哄,我微红了脸,抬头看他,他一脸坦然的温柔:“驿怕鱼刺,我喜欢挑鱼刺,黄金搭档。”

  我迎着他的目光微笑,心暖无言。

  饭后,有同学提议一起去新建的公园玩,那里有片许愿林,买根丝线,许个愿望,把它系在新生的树枝上,待树木越长越高,带着你的丝线耸入高空时,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年轻的我们自然都心动于这样的提议,到达许愿林时已是黄昏,一片新栽的小树,可以想象得出多年以后蔚然成林的样子。

  睿挑了根七彩的丝线,我挑出一根淡蓝色的,在心里静静地许愿,虔诚地打了一个结,系在了我面前的树枝上。

  转身看他,发现他也微笑着看我,那一刻,我突然很坚定的认为他的愿望是与我有关的,但我没有问,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终没开口。

  假期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一个假期就过去了,返校的前夜他打电话来,聊了很久,后来不知怎么又聊到吃鱼上,我想起那天的许愿,便问他:

  “睿,可以告诉我你那天许下的愿望吗?”话一出口,有些后悔,但想想我们的交情,觉得也不算唐突。

  “我打电话就想告诉你我那天许下的心愿的。”他的声音里我听出了笑意。

  “哦?是什么呢?”

  “先放下电话,看看你的手机。”

  我转身去卧室,我的手机正在关机充电,开机,有一条未读短信,我按OK键打开,手机的蓝屏上只有短短一行字:“愿鱼刺都温柔。”

  我的心在瞬间被幸福刺痛了,隔着玻璃窗望出去,月光铺满了整条街道。

  从那天起,他经常笑着向他要好的朋友的这样介绍我:“这是我的女朋友,驿不怕刺。”

  他的朋友笑笑,好像都知道了故事的原原本本,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我也会笑着叫他“温柔的鱼刺”,因为人说鱼刺和鱼骨里有鱼的灵魂,骨给了鱼坚强的支持,刺是细腻的关怀,如果我也是一条鱼,睿已将支持和关怀植入了我的灵魂里,成为我生命里最温柔的那根鱼刺。

  奇怪的是,从此,不管有没有睿在身边为我挑鱼刺,我都没再被鱼刺卡过。我们后来又去看过那片许愿林,树木长的很快,虽不能算参天,却要我们仰望才能看见千万条彩色丝线在树梢飘舞,那里面有属于我们的两个愿望。

  我们相拥着微笑,他说:“驿,我的愿望实现了,你呢?”

  “我的早就实现了。”

  看着他惊奇的表情,我才想起,我忘记告诉我他当时许下的心愿了,那就是:今生相遇一个微笑着为我挑鱼刺的爱人。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