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mud页游 » 正文

一次出轨我成了终生的罪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4:50:39  

  同居四年,我和成良并不能算不恩爱。这四年里,由于成良前期事业上的不稳定,我们饱受了家人的责难、朋友的不解。可是我们一直坚定地携手同行着,风风雨雨一路走来。谁承想,眼看我们就要走进结婚礼堂,我们之间却出现了问题,并且,无可挽回。

  第一次见面,美好得如同偶像剧里的桥段

  2007年8月,成良终于顶住了压力,事业逐渐走上了正轨。这之前,我家人一直在责怪他好高骛远,说他那么好的学历,那么强的专业,不应该再去折腾他那个只出不入的装修公司,不管去哪个企业做个设计师,薪水都应该是不错的。而不必靠我在外辛辛苦苦打工赚钱来养他,有时候好不容易存下点钱还得贴进他的公司里。

  可是成良一直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他不肯屈服,也一直努力着,如今终于渐渐做出了成果。以前那些经常说闲话的亲戚们哑了口,有些会见风使舵的,还开始在我父母面前进言,说我也老大不小了,现在好不容易成良有了出息,再不结婚,很可能这四年来的付出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以前有意疏远我们的所谓朋友,又主动开始上门交好起来。我们算是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可是成良却说,越是这样,他的压力越大。他绝不能让自己失败,重新跌回去遭人笑话。所以,他更忙了。

  成良感激我这四年对他的支持,不忍心再让我在外面做事,于是劝我辞了职,回家让他报答“养育之恩”,我不想真的成为一个家庭“煮妇”,便选择换了一份轻松一些的工作,拿着一份可有可无的薪水,勉强将自己保留在“职业女性”的行业里。

  算是为了给我家里一个交待,我们的婚期定在了次年的8月8日,奥运会开幕的那一天。

  只可惜,闲下来的日子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美好。记得以前上班的时候,每天回到家里,成良都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着,经过一整天的分别,到晚上见到他的时候,我感觉分外亲切。

  而现在,做饭的那个人换作了我,我对他的等待却时常会落空。

  他总有忙不完的工作,推不尽的应酬。

  我不想让自己沦为传说中的黄脸婆,所以,我开始频繁地出入各种聚会。有同学间的聚会,有同事间的聚会,甚至网友的AA制parrty,我也会时常参加。

  我更在意自己的外表妆扮,我希望成良每天见到的,是一个鲜活的,饱满的,有热情的我。他在外面会接触到各色精装版的女子,那么,我便不能让自己廉价而平庸。

  认识邝云轩,便是在这样的一场聚会上。那是老同学曼丽的生日聚会,曾经交好的女生们都去了,也有一些曼丽别的朋友。

  可是那天我一进包厢,很显然就成了焦点。因为我听到了一声惊呼:“就是她!”接下来,便是举座的哗然。

  我不明所以,愣愣地坐在了曼丽的身边,问她怎么回事。她这才告诉我,原来在我进这个包厢之前,我一度成为他们谈论的重点。

  聊起我的那个男人,就是邝云轩。在我进包厢之前,他正在向大家吹嘘着,他有着如何的眼福,刚才在外面居然被他碰到了一个绝色美女,穿着一身水蓝色的旗袍,身材和气质都没得挑。只可惜距离有些远,没有看清面貌。正说着,我推开了门,一身水蓝色的旗袍无疑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再加上他那句夸张的惊叹,才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这样的赞美吧?更何况,他只是在背地里真诚地称赞着,并没有当着我的面有意轻薄。所以我当时的心情是极度愉悦的。为了不使彼此尴尬,我玩笑着说:“你经常喜欢在街上看女人?”

  邝云轩纠正了我的这句话,他说:“是看美女,不是看女人。不过说真的,我这几天好像运气真的特别好,总是接二连三地惊见佳人。前几次我没有做好准备,不过后来我每次上街都会带上数码相机,还真让我拍到过几回!”

  众人一听,立即激动了,嚷着让他把相机交出来。可是当相机传到曼丽那里时,却只听到她一声惊呼:“哇!嫣玲你看!”

  我接过相机之后,却呆在了那里。

  第一张上的女子,卷发,披肩,戴着一副太阳镜,一袭黑色真丝长裙。我记得那天苏苟那个吝啬鬼破天荒要请我吃饭,心情大好,所以自己卷了个发型和她去约会。

  第二张,直发,马尾,一套白色的瑜伽服。我记得那天成良临时让我回家帮他找东西,课都没上完我就跑出来了,因为离家不远,也就没有去换衣服。

  第三张,直发,披肩,一件米色的连衣裙外罩了一件男式西装,手里提着一盒点心。镜头上的雨水还清晰可见。我记得那天是成良生日,我特意替他订了元祖的蛋糕,去取的时候下了雨,我懒得打伞,就随手罩了一件他的旧衣服在身上。

  ……

  最后一张,便是几分钟之前,我穿着这身水蓝色旗袍,在酒店门外的路边,正拨通了曼丽的电话,问她具体的包厢房号……

  曼丽瞅了瞅我,再看向邝云轩,戏谑地问他:“怎么你这么爱看美女,还拍了这么多照片,你就没认出来这照片上的全是同一个人吗?”

  邝云轩一听这话,立即拿回了相机,一张张对比起来,一边比着,一边呵呵地笑着。最后,拍着自己的脸说:“我怎么这么眼拙呢!”说着,拿过雪碧的瓶子,倒了满满一杯递到我面前,又端起酒杯对我说:“我是有眼不识泰山,这杯酒算我向你赔罪!”

  我笑着一把将面前的雪碧推开,也替自己满上了一杯酒,说:“谁说美女就只能喝雪碧呢?”说完,一饮而尽。身边响起了一片叫好的声音。

  那天晚上,由于我的出现,邝云轩成了整场的“靶子”,被轮番轰炸到烂醉。散场的时候,他却缠上了我,说他今天喝成这样完全拜我所赐,我有责任要送他回家。

  我想想也是,便留了下来。

  可是他却说他酒没醒前是不能回家的,要不家人肯定又得数落他好多天。我只好陪着他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直到十点多了,我半开玩笑地告诉他,这是我老公给我规定的最晚回家期限,再不回家可能会有婚变。

  他愣了愣,说:“你已经结婚了?”

  我说:“差不多吧,已经订婚了,婚期就在明年八月。”

  他立即向我鞠躬说:“对不起对不起,早知道就不应该拖你到这么晚,我这就送你回去。”

  明明是我送他,最后却成了他送我。可是看到他酒已经醒得差不多,我还是欣然接受了。

  我知道我们的这场相遇,以及夜里的漫步,都带有着一丝暧昧色彩。可是,我想我已经让他知道我订了婚,便算是守住了雷池底线。我想每个女人都愿意拥有一个欣赏着自己的朋友吧,所以,在他分手时向我索要联系方式的时候,我还是把手机和QQ都留给了他。

  那个夜晚的孤单,我的出轨那么自然

  我并没有想到这一举动会为我今后的爱情埋下怎样的隐患,我只知道,后来的日子里,我已经习惯了每天和邝云轩的网络交谈。

  邝云轩是晨报的摄影记者,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每天上班后,我都会利用一两小时处理完一天的工作,然后,便挂上QQ,等他出现。然后一聊便是一天。我们聊的话题其实并不暧昧,甚至为了保持距离,我们刻意兄妹相称。

  可是某一天,直到十一点了,他还没有出现。我知道他一定是有事情耽误了,可是还是不由得心神不宁起来。我整个上午从九点开始就一直在网上乱逛着,可是那些新闻和八卦,我硬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总是时不时瞟一眼他的QQ,看看他的头像亮起了没有。

  直到十一点左右,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今天他的邮箱出了问题,所以只好亲自去报社送照片,正好路过我的公司,想请我共进午餐。

  我简直飞一般地跑下了楼,果然看到他正站在大厅里,手捧着一束鲜花,向我走来。

  我却呆在了那里,犹豫着要不要走上前去。他看穿了我的心事,笑着说:“怕什么,又不是玫瑰。只是路过花市的时候看着这束郁金香比较漂亮,就随手买来了。当哥的送束花给妹妹,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吧?”

  我这才欢喜地接了下来。可是想想,捧着这么一大束花和他去吃饭,即使不是玫瑰影响也不太好吧。我不想有任何风言风语传到成良的耳里,也不想同事们对我有所误会,所以对他说我得先回一趟办公室,把花插好再去吃饭。

  可是当我回到了办公室,所有的同事都惊奇地向我围了过来。一个个问我是不是成良送的,问我今天是什么节日。顿时,我心里,没来由就是一阵心酸。

  想想我和成良,同居四年,他还真没有哪一次这么慎重地送我成束的鲜花呢。顶多是情人节或者平安夜,我们被街边的卖花女童拦了下来,他无奈间才会让我挑选一枝。

  起初是因为贫穷,可是后来日子好了,我也曾向他提过,他却笑着说:“要么送你瓶香水得了,要花干什么,摆那又不能吃又不能用的。”

  就这样胡思乱想地,一失手把将接满水的水杯打翻在了办公桌上。这才意识到,我已经下意识地将邝云轩和成良做了比较。一丝羞愧立即涌上了心头。我想我怎么可以是这样一个女人?邝云轩,他也许的确比成良懂得浪漫,可是成良才是那个和我风雨相伴了四年的男人啊。我们彼此相爱,我怎么可以仅仅因为别的男人的一束鲜花就对他失望?

  我是临时决定不去和邝云轩吃这顿饭的。因为我已经开始意识到了我们之间这种危险的暧昧。更为难的是,他从未曾向我表白过什么,这也让我无从拒绝。那么,如果我再继续和他保持眼下的这种关系,很可能发展到最后,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局面。

  接到我的电话,邝云轩很意外。他应该想象不出女人怎么可以像我这样善变吧。刚才还在楼下欢天喜地地让他等我,现在却推托说有事不能赴约。可是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说:“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我没想到我来这里会给你带来困挠。相信我,我只是希望你快乐,让你为难的事情,我会适可而止的。”

  我没想到,邝云轩所谓的适可而止,竟然是再也不和我联系。

  那之后的很多天,我都没能在QQ上见到他。这一突然的改变,让我手足无措起来。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些日子以来,我和他每天的网聊,已经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当习惯被打破,我只感到无尽的空虚和焦虑。

  我不知道我那天的表现有没有伤害他,因为我相信,他也许真的是完全出于善意的。

  我又想,邝云轩难道是一个非常小气的男人?因为一次拒绝便选择了放弃全部?可是想想他平常的言谈举止,又不像。

  渐渐地,等待让我越来越不安,我不确定他是真的放弃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我很急切地想要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于是,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可是我听到的,是一个沙哑憔悴的声音。

  他说,他在外地。我问他是不是又开始了他的游历,他却轻轻地笑着,有些自嘲的口气,说:“哪里是游历,只是心情不好,到处瞎转吧。”

  我的眼眶立即就湿了,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心情不好,也已经知道了,是什么让他声音沙哑,有气无力。我没有想到我对他而言,有着这么强烈的杀伤力。

  我本想开口安慰他几句,他却先开口安慰我了,他说:“不用担心,过段时间就好了。如果你是一个爱情不幸福的女人,我不会这么懦弱就这样放弃。可是我明白,你们真心相爱,所以我一直没有表白,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冲动还是给你带来了困扰,所以我才选择了离开。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没有伤害到我,我也没有那么脆弱,我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

  那一天,我是哭着挂上电话的。我以为,我和邝云轩的故事就此结束,成为我生命里一段不再重复的插曲。可是没过一个月,他却再次出现了。

  那是一个深夜,成良去外地追款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来。因为恰是周末,我白天睡得很足,所以晚上没什么睡意,很想和成良在网上多聊一会儿。可是他却说第二天要去见人,必须得去睡了,我只好无奈地放他走。

  我只好逛逛购物网站、看看电影来打发时间。可是当电影看到一半,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接着,一声雷鸣,家里突然停电了。

  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窗外的天空却间或被闪电晃得煞白,间或又归于黑暗。所有恐怖片里的镜头在同一时间被我回想起来,我几乎被吓傻了。

  我好想打电话给成良,告诉他我怕,让他回来。可是又怕打搅了他的睡眠,影响了他第二天的工作。况且,即使我告诉他我怕,他也无论如何赶不回来。

  我只好爬上了床,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再也不敢把头探出来。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胡思乱想,总感觉有几只鬼魅的影子,就在我身边来回游荡,我似乎还能听到“它们”轻微的呼息声。

  一阵阵寒意让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可是连哭我都不敢大声,只能捂住嘴,轻声抽泣着。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却响了。我简直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即接通了它。

  是邝云轩的声音。他说:“别怕,我就在你楼下。你靠近窗户就会看到我。安心睡吧,我会在这陪你到天亮。”

  我立即跑到了窗边,果然看到他站在对面的电话亭里。我的感动让我再次哭出声来,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在怕?”

  他说:“我一直都在看你的博客,我知道他这些天都不在家。你平常胆都那么小,何况这样的天气。所以一打雷我就出来了。”

  我说:“那你上来吧,哥,在外面待久了会着凉。”

  他说:“不了。我答应过你,不会影响你的生活。我不想因为我让你们之间产生什么误会。”

  我顿了一顿,脱口而出:“那你等我,我出去和你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因为先前的恐惧和当时的感激,一见面就扑向了他的怀里。他真的没有上楼,我们去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后面发生的事情是那么地自然而然。

  主动坦白,却带来了爱情危机

  第二天当我醒来,回想起夜里的种种,我才意识到我做了什么。可是他已经死死地抱住了我,他说他已经知道了我的心,他知道我爱着他,他要求我和成良分手,他会带我私奔,去哪里都可以。

  可是我无法马上做出决定,只好告诉他,我需要一点时间,我需要自己好好想清楚。我让他等我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我会告诉他我最终的决定。

  我没有留下来和他共度周末,因为我感觉前一天夜里的作为,已经大大超越了我的底线,在我没有想清楚之前就坦然地接受和他相处的愉悦,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

  我关了机,把自己关在家中,我实在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整理清楚自己的思绪。可是我没想到当天中午成良就回来了,他一进门就紧紧地把我抱住,连声问我晚上有没有吓着。我一脸惶恐地看着他,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他告诉我,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路上有雨,就查看了一下我这里的天气预报,发现是雷阵雨,他立即拨了我的电话,发现是关机,只好打电话给他的朋友,才知道前一天夜里,这边雷雨加交,并且很多地方都停了电。他突然意识到,不管他赚多少钱,不管我们的未来有多么美好,可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如果他不能陪在身边,他就不能算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合格的丈夫。所以他匆匆办完当天的公事,立即就赶了回来。

  听着他的话,看着他心疼的眼神,我的心像针刺一样地痛起来。我感觉我真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女人。就在前一天夜里,我还因为另一个男人的关怀做出了背叛他的事情。就在几分钟之前,我还在对比着他和别的男人的长短,问自己要不要离开他,重新开始一场充满激情的爱恋。当我看到他对我那么紧张的样子,我简直无地自容。我忍不住就扑进他的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把我和邝云轩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因为我以为,我已经错了一次,不能继续再错下去,我只有主动坦白,求得他的谅解,我的内心才能得以解脱。

  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听完我的话,却冷冷地把我推开了。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嘴唇不住地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我就像一个等待审判的罪人一样,安静地坐在一边,等他开口。

  很久以后,他突然拿起我的电话,递到我面前,说:“如果你真的决定留下来,你就马上打电话给他,把你的决定告诉他,让他以后再也不要骚扰你。”

  就在前一刻我还在想,只要他可以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以后我会加倍地爱他,守着他,再也不让他伤心失望。即使他以后也发生了出轨的事情,只要他还愿意回到我身边,我也会百分百地去原谅他、接受他。可是面对他的要求,我却犹豫了。

  是,我是对不起成良,我应该受到惩罚。可是如果我完全按照他要求的去做,对邝云轩来说是不是又太不公平了?几个小时前,我还和他你侬我侬,我还告诉他让他等我一个星期,才这么一会儿,我就要去对他说,我们从此不要再联系。这对他是不是太残忍?

  我把我的想法对成良说了,并请求他换一个方式。我说我和邝云轩的事情我一定会找个机会和他说明白,或者等一个星期的期限到了他自然会明白,我们不了了之。只是希望不要是现在。

  成良立即怒了,指着我骂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出去才这么几天你就给我戴了绿帽子,你不觉得你对我残忍,却觉得你说分手是对他残忍?好吧,既然在你心里他比我更重要,你就和他远走高飞去吧!”

  成良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进了书房里,我们开始了长时间的冷战。其实这种冷,只是单方面的。我每一天都小心翼翼地面对他,看着他阴沉的表情,不敢多说一个字。而他始终对我不理不睬。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我理应承受这一切,我并没有丝毫怨言。我向单位请了一个长假,每天守在他的身边,用心地做好他爱吃的食物,看他情绪不好,睡眠也不踏实,特意替他熬各种安神的汤羹。可是不管我做什么,他都看也不看一眼就推到了一边,每天几乎什么也不愿意吃,实在饿了,就去饭馆点几道菜,可几乎只是动动筷子就又放下了。

  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深深地自责着。

  我恨自己,为什么会把持不住,毁了我们原本甜蜜美满的爱情。

  更让我心痛的是,邝云轩对这一切仍一无所知,一个星期后,当他没有等到我的电话,开始着急了,不停地拨打着我的电话。可是有成良在,我不敢当他的面去接听。我生怕一刺激到他,会让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我只好全部掐断,一一拒听。可是短信却铺天盖地而来。

  每次短信响起,我都会浑身抽搐一下,我不敢去看,不是怕自己动摇,而是害怕成良感觉我余情未了。

  成良起初也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对我的短信置之不理。可是后来终于忍不住了,每当短信响起,他就会疯了一样地冲过来,翻开我的手机,查看清楚。然后狠狠地将手机砸在我的面前,又冷冷地走开。

  即使爱情真有兵法,我也只想给他全部的坦诚

  看着成良一天比一天更消瘦,脸色一天比一天更苍白,我实在不忍再让他这样折磨自己。终于在一个夜里,我鼓起勇气推开了书房的门,哭着对他说:“不要这样,好吗?你吃点东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可以惩罚我,怎样我都可以接受,只是我求你不要再折磨自己。”见他没有反应,我又说:“如果你真的不能原谅我,我同意分手,我不想看你这么痛苦。”

  成良只冷冷地回应我说:“是吗?你同意分手?可是在我看来我们已经分手了,这几天我正在找房子。你放心,一找好地方我就搬,不会打扰你们的相聚。”

  我咬了咬唇,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只好麻木地转身离开了。

  我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不住地哭。我想我真的要失去他了。

  我以泪洗面,心中的苦无处渲泄,我只好上网,想找点节目转移一下注意力,让心情好转一些。正巧,我在网上见到了远嫁到外地的闺蜜,一时情绪低落,我把全部的事情都向她诉说了。

  谁知道她听说后,却一直在叹气,说我怎么还是那么单纯,什么也不懂。

  她说,如果出轨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这件事最错的地方就是我向成良的坦白。她说,其实只要我自己意识到了出轨的错误,自己调整好,处理干净,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才是最好的选择。即使要坦白,也不应该是我这样的方式。她说:“你和成良,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再选择的权利,你这并不能算是出轨,只是一个再选择的过程。如果在你想回归的时候换个方式告诉他,对他说,你爱上了别人,请他给你一段时间好好选择,你猜会怎么样?他绝对不会觉得你背叛了他,对不起他,相反,他会产生一种危机感。他一定会加倍地对你好,挽回你。因为这样的话,在他看来他是在进行着一场爱情战争罢了,如果他对你不好,他随时都会有失去你的可能。然而你现在的这种坦白方式,却很自然地把自己定位在一个不忠女人的地位上,而邝云轩,也被你定位在了第三者的地位,而非情敌。成良当然不可能忍受。男人们都愿意为爱情而战,赢得征服,可是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戴自己的女人送来的绿帽子!”

  听了她的话,我深深地震惊了。我没有想到,同样的坦白,不同的方式,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结局?

  我立即问她,还有没有补救的方法。她告诉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再去求他。如果他提出分手,那就同意,等他真的失去了,他才会想起你的好,你还会回来找我,那时候你再去补偿他,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对这个方法,我很担心。我生怕万一我真的同意了分手,成良再也不会来找我,那我不就真的失去他了?

  可是,成良已经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他很快就会离开。如果我不在他离开前竭力挽回,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绝望地关了电脑,躺到床上,感觉天塌了下来似的,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

  一连几天,我都不吃不喝,也无心再去管成良是什么情况了。

  但是意外的是,第三天的夜里,成良突然推开了我的房门,手里还端着一碗粥。

  他说:“吃点东西吧,我们得好好谈谈。”

  我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出于人道,还是出于那残存的爱意。可是我还是很感动,我端过粥碗,一口一口地吃了个干净。

  成良见我吃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好了,我们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我承认我还爱你,也离不开你。只是你做的那些事对我伤害太大了,我没有办法面对你。只有你对我的好才能让我慢慢忘掉那件事,你能做到吗?”

  我惊喜万分,立即就点了头。

  成良则提出了他对我今后的种种要求,无非是让我换手机,换QQ,离开现在的公司,在家待着或者重新找一份工作都可以。总之,一切邝云轩知道的联系方式我都得更换掉。我一一同意。

  成良又走到了衣柜前,把衣柜全部打开,问我:“你见他那几次都穿的哪几套衣服?”

  我一一告诉他,他却将它们一件件拿了出来,丢在地上,包括皮鞋和佩饰,堆在了一起。然后,他拿了一把剪子,一件件开始剪起来。

  我的心真是疼痛无比。那些都是我心爱的衣物,因为我的一次失足,就要替我承受毁灭的责罚。可是更心疼的还是成良,我想他之所以这么疯狂,不过是因为太在乎我。他舍不得来怪我,便只好迁怒到这些方面来。那一刻,我在心里坚定地想,即使爱情真的有兵法存在,我也不要用在成良身上。我明明那么地深爱着他,我不要假装犹豫,不要装作无所谓。我已经犯过一次错,我不能继续欺骗他,我只能给他我全部的坦诚,让他看到一个痛改前非的我,完美的我,让阴影随着时间慢慢消散。

  可是我没有想到,那个阴影会那么地强大,无孔不入地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它让我没有让自己完美的机会。

  追逐未来,唯有分开旅行

  那天之后,我和

成良表面上又恢复了同居的关系。婚礼正一步步逼近,一切看上去还是那么美好。可是只有我心里知道,很多东西都已经一去不回。

  我们也会去散步、逛街,可是已经没有了十指相扣的默契。

  我们依然会在休息时间一起看片,可是总是会因为影片里一丁点细小的情节就发生不愉快。

  例如某次,我们正在看一部轻松搞笑的爱情片,我们还曾一起笑得前仰后合。可是突然,男主角乡下的妹妹来找他,叫了他一声“哥”,成良的脸立即就阴了下去,“啪”地一声就关掉了电视,闷闷地回房躺了下去。

  我知道,他又想起了邝云轩。因为在他逼我坦白我们之间每一个细节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我们曾经彼此的称呼。

  还有一次,我和同学去逛街,买回来一条鱼形的水晶手链,他一见到就疯了似地,一把扯了下来扔了出去。我这才想起,原来我和邝云轩第一次见面的那一次,戴的发簪就是鱼形的。

  而他对我的交际、外出,也越来越紧张起来。不止一次,当我和同学逛街回来,总能看到他坐在电脑旁边,正堂而皇之地翻阅我的聊天记录。而我手机的话单,他几乎每个月都会打出来一次。

  我默默地忍受着,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假装没有任何感觉。可是他却变本加厉着。某次,小时候和我同住一个大院的邻家哥哥联系上了我,说要来我这里出差,顺便看看我长成了什么样子。我很高兴,立即就给了他电话和地址。为了让成良放心,我提前和他说了这件事,并且说到时候让他和我一同去。可是邻家哥哥找我的时候却是中午,并且因为下午还有会议,晚上有公司的聚餐,我们只能中午见面。我立即打电话给成良,电话却是无法接通。没有办法,我只好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就匆匆地去赴约了。

  可是当我回到家里,却发现成良已经冷冷地坐在了客厅,一言不发。

  我问他有没有收到短信,他却说:“收到和没收到有什么区别?”

  我说当然有区别了,你收到了就应该给我回个电话啊,我可以通知你地点。

  他冷冷地说:“那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我的脑袋立即就炸开了,我知道他又来了。像这样无休无止的折磨,我真的不知道还要忍受到什么时候。

  果然,他开始指责我故意安排好这次约会,说如果我诚心想和他一起,即使我已经见到了邻家哥哥,也依然可以打电话给他,让他赶去。但是我约会的三个多小时里,根本没有打给他一个电话。

  还说我不可能不知道邻家哥哥找我的时间,只是故意没有告诉他,然后瞅准一个他没空的时候再去见面。

  总之越说越乱,越说越脏,我真感觉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却没有再流泪,只是冷静地听他说完,悲哀地看着他。我感觉,面前这个曾经与我那么相爱的男人,真的变了,完完全全地变了。而他的这种改变,却是由我而引起的。我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等他说完,我终于吐出了心里憋了好久的话来:“我们分手吧。”

  成良立即跳了起来,指着我大骂道:“我说得没错吧!刚见一面就想着和我分手了!你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会爱上你?真是水性杨花!分分分!马上分!”

  我摇了摇头,自己进了卧室。

  可是到第二天,成良就不肯了。开始向我道歉,说前一天的事是他太冲动了,他希望我收回分手的话。

  我心动了。其实我哪里舍得离开他。其实直到那时,我还是不怪他的,也并非我无法继续忍受。我可以忍受他惩罚我、折磨我,可是,我无法接受我一直以来深爱着、崇拜着的成良,他那么完美的形象正在我面前一点一点剥落。我很害怕见到现在这个歇斯底里的男人,我不愿意相信他就是和我相爱了四年的男人。我希望他可以恢复曾经的自信和风度,我想,也许只有我离开,才算是对他的救赎。

  可是,面对他的请求,我又无力拒绝,我只能告诉自己,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他心里的结没有解开。我说:“我们可以先暂时分手,你可以去交个别的女朋友,和她发生关系,这样我们再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扯平了,也许你心里就不会再过不去了。”

  他欢天喜地地同意了,看那神情,真像个孩子。

  没过几天他便告诉我,他已经找过了一个女朋友,并和她发生了关系,我们可以和好了。

  我以为我们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可惜几天一过,日子又回到了灰暗之中。他还是会莫名发怒,动不动就不理人,经常查看我的通讯记录,打探我的行踪。他还说,他和那个女人发生关系,是在我们分手之后,和好之前,并不算是对我的背叛,所以,我们是扯不平的。

  我无可奈何,只好提出让他去找一夜情,以此来“扯平”我们之间的关系。

  他真的去找了。但是没好几天又开始发作。这次他的理由更让我悲哀,他说他和别的女人上床,不过是身体上的事情,而我当初却是萌生了离开他的念头。这从本质上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终于绝望了。

  那一天,我刚刚收到网购的婚纱,我在镜子面前穿起了它,足足看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我将它仔细包好,装进了我大大的行李箱。

  我决定离开。因为我终于明白,一次出轨,已经让我在成良的心中成了一个终生的罪人。这样的失足,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过错。只有我离开,才可以留下我们残存的爱情,只有我离开,也才可以让成良渐渐恢复。

  虽然,我依然那么地爱着他,甚至在离开的时候,我哭到几近虚脱,我想我也许这一生也没可能像爱他这样再去爱别的男人。可是,为了他,为了我自己,为了我们漫长的未来生活,我只有选择以最残忍的方式将那个阴影永远地带走。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