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包装盒锁底 » 正文

一则几乎毁掉两个家庭的手机短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3:29:54  

  一天晚上,小张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正津津有味看到高潮迭起处,茶几上的手机滴…滴…地叫唤开来。“谁这么讨厌!”小张嘟囔了一声,扫眼瞧去,发现正在捣乱的是媳妇小梅的手机。

   为尽快制止噪音,小张欠身抬手,随手抄起手机打开翻盖。

  原来有短信传来。

   此时,小梅在浴室冲凉正憨。要等她全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拾掇干净出来,估计还得个把小时。为尽快消除烦人滴声,小张决定偷偷代劳一下。

  点开短信。屏幕上显示的不是机子里储存的人名,而是一串不大面熟的号码。不用说,肯定是一个不常联系的或者是陌生的拜访者。弄不好,只是一个垃圾信件。小张打开短信,不经意地看过去。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屏幕上显示的短信内容,却着实让小张冒出一身冷汗。

  “你明天晚上能出来吗?刚。”没想到,有人会给媳妇发这样的短信。

   “怪不得,今天一吃晚饭就一反常态去洗澡。准备得够早的,敢情业务还挺忙!”小张心里顿时像打翻了醋瓶子,酸味从脚底一直涌到脑门。“难道?……”小张,似乎不敢再往下想。

   “我得问个清楚!”小张坐不住了,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往浴室方向走去。但到了浴室门口,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小张又好像一下冷静了下来,“不行,这样不明不白地问,肯定会因为百般抵赖而不了了之。我得……”

  计上心来。小张又重新坐回沙发。电视上精彩的剧情,此时已经丝毫没有了吸引力。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个暧昧的短信上。

  他想了一小会,按下了回复键。“不是不让你给我发短信吗?怎么你又发了?”小张决定采取钓鱼之术,引对方上钩。

  钓鱼的电波发出后,却是意外的沉寂。足足等了五六分钟,才听得手机滴声响起。“得手了!”小张异常兴奋地打开短信。果然,对方回复了,“想你嘛,就发啰!”这肉麻的字眼,把小张臊得脸通红,心乱跳。

  “马上就要现原形了。”小张心想,“继续,继续,一定要把这个妖魔揪出来!”他又回了一条,“你还记得咱俩认识多长时间了?”

  “你忘了吗?”看来对方已经进入实时状态,回信速度明显加快。

   “我没忘啊!只是想问你。”小张也完全进入了角色。

  “应该有半年了吧。但好像还在昨天一样。”对方答道。“妈的,半年了!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怪不得有人说,老婆偷情,丈夫总是最后一个知道。要不是今天碰上了,还不知道要被瞒多久。”小张看到此,已经是怒火中烧。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抓住了老婆的铁证,这下可以动手捉奸了。“真是没想到啊!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婆,竟也会干这男盗女娼的勾当。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此时,小张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无数个电视里看过的,丈夫对待出轨妻子的暴吵暴打场景。“我该怎么办?”小张开始琢磨他即将冲进浴室后的第一句台词。“你这个不要脸的!”这好像太俗。“你究竟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这又似乎太剧情化。“你需要跟我说清楚!”这话好像比较委婉,小张比较满意。他还想,如果李小梅抵赖,就立即把手机短信给他看,然后再把手机顺势扔到马桶里,从此两人一刀两断,各自做纷飞状。

 “对,就这么定了!”小张暗暗地下了决心。但转眼又寻思,“要是这样做,岂不正成了他们的好事?这不太便宜他们了?不行!我得会会这个猪八戒,看他到底有什么妖蛾子。”于是,他又发了一条短信,“我想见你,你有空吗?”

  “见我?不好吧。”对方似乎很谨慎,这让小张觉得好像自己的心理被别人识破了。

  “见面谈多好!发短信太慢。”小张继续进攻着。

  “可以考虑。但不是今天晚上。明天中午我有空,可以吗?”

  “那好吧。明天中午,中心路街角的咖啡厅见吧。”小张似乎为自己的成功诱捕而洋洋自得,又为明天突兀的见面而紧张万分。他快速地删除了小梅手机里的短信,决定在小梅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将这桩龌龊事曝光。

  “谁来电话啦?”小梅走出浴室,看小张正摆弄自己的手机,随口问到。这把小张吓了一大跳。他做贼一样,语无伦次地说,“没,没谁。我随便看看。噢,是有个短信,广告,我给删除了。”

   一夜无话。小张却是辗转难眠。

  第二天中午,小张直接从公司来到约定的咖啡厅。找到一个座,胡乱要了一杯意大利咖啡,心神不定地等着那个即将到来的,勾引自己老婆的家伙。

  一会,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头扭来转去的,好像在四处找人。找了一会,似乎没有找到,就自己找了个座,也要了一杯咖啡喝了起来。

   “是他吗?”小张此时有些紧张,“看那样,长得也就刚及格,小梅怎么看他?是大款?名流?也不像啊!”

   小张决定打电话试一试。于是拿出一张纸条,用手机拨打着昨晚从小梅小机上抄下来的那个电话号码。

  “嘟”的一声,手机拨通了。旁边的那位男子,慌乱中从口袋里掏电话。

  小张没有接听,手里拿着手机,两眼盯着邻座的男子,听他在那里喂喂地喊了好几声。

  看来自己要等的人就是她了。小张稳了稳神,起身走了过去,“您是那个给我老婆发短信的人吧。我老婆没来,我来了。咱们好好谈谈。”小张单刀直入主题。

  “给你老婆发短信?你没搞错吧。”那男子似乎想抵赖。

   “没发吗?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我打的。你没发,难道是鬼发的?”小张咄咄逼人地看着他说。

   “这么说,昨天晚上我老婆手机的短信是你发的啰!你究竟是什么人?跟我老婆什么关系?”那男人也毫不示弱。

  我靠。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想倒打一耙。小张愤怒地说,“你老婆?你老婆是谁我怎么知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老婆发短信?”

  “别,别,先别着急。这话听得怎么越来越糊涂。”看来还是这位男子比较有经验,“咱先倒倒,有点乱。明明是昨天晚上你给我老婆手机上发短信,怎么倒成了我给你老婆发短信?这个手机,就我老婆的。”那男子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继续说,“昨天我老婆出差了,把手机落家了。我才无意中发现有人给她不要脸的短信。没想到,是你!看你那样!”。

   “明明是你先发的。”小张没带小梅的手机,似乎感到有口难辩。“昨天发到我老婆手机上的第一个短信内容是‘你明天晚上能出来吗?’就是你发的,肯定不会错。干嘛,幽会啊!”

  “不可能。昨天我老婆没在家。我倒是收到你的短信,内容是‘不是不让你给我发短信吗?怎么你又发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那男子逼问道。

  “你先别管这话什么意思?没有你的第一个短信,我怎么能知道你的电话号码?我怎么可能回短信?”小张揪住第一个短信不放。

  “你发的才是第一个短信。我老婆不在家,我又没动,怎么可能会发出短信?”

  两个人好像在这上关掰扯不清了,争的脸红耳赤。咖啡厅的人都打眼奇怪地看着他们。

  这时,那男子手中的手机响了,他丝毫没有犹豫地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喂,爸,你怎么拿我妈的手机啊!我找了半天了。昨天晚上我给同学发了个短信,约他今天晚上参加活动,你看到回信了吗?”

  “你发的什么短信?”那男人一下警觉起来。

  “没什么,只是问他今天晚上能不能出来。他原先说不一定有空,我只想落实一下。”

  “你发给谁了?号码是多少?”那男人追问。

  “干嘛啊?查户口啊!是男同学,你别神经兮兮的。”小男孩随口答道。

   “快说,号码是多少?”男子不依不饶。

  “158***06234”小男孩说到,“噢,不对好像后面是60234,昨天我手机没电了,号码查不了,好像发的是06234。”

  “06234,什么06234?”小张问。

  “我儿子同学的电话。他说短信是他发的。他是发给他同学的,怎么发给你了?请问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老婆的手机号后面就是06234。难道是你儿子发错号了。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洪刚。”

  “噢,这就对了。误会了。没事了。”小张如梦初醒。

  “什么误会了?你得给说清楚。这是多大的事啊!我都想好了,今天非查清此事,等我老婆回来就和她摊牌,散伙!”

  “嗨!全是满拧啊!两女人什么事都没有,倒是我们俩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小张从头至尾,把短信的事分析了一遍。那男子听得,连连点头,竟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错发的短信,差点拆散了两个家庭。这人哪!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