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攫萸跪弊※酴踢ワ痐§ㄩ歎鎢埣懂埣詢 沭璃埣懂埣嗣

わ珛捇誥 2018-9-18 21:12:29
堐黍棒杅ㄩ556

傭⑩す怢,俋峓逋⑩羲誧,婓盄逋⑩羲誧ㄛ凰藷巷

,2013-2017爛爛歙崝酗%ㄛ妗暱崝厒掀肮ぶGDP崝厒辦跺啃煦萸﹝婓涴珨徹最笢ㄛ扂紨膝珅項課輓蒝虮ヶ旃﹋觴玥斜鰲鯞臍棚鬕炬遢鶼棍絲昢岆涴欴ㄛ斐珛珩岆涴欴﹝﹛﹛婓擘笣ㄛ膘傖棒瑀京墓繭警媝薰刵倰巡擊墓俴穚鉥式ㄐ﹛★昢埏假巹域萵翋峞E汝措傱穛蕈捲興元飭酉肯奲樟腦皇汝措傱穛諧邿媌噢痋A滅擁衄壽蛹孮侘弮衲樟腹

本書收錄三輯-「地平線」、「某城的影子」以及「天黑以前」,共囊括三十五篇散文與一短篇小說。從生活種種瑣細話語之間,夢遊般行歷濛濛漫漫的光陰,可窺見那「地平線」之上的時光如植株,吮露水般靜定抽長;接荂A尾隨一段段遷旅,遊旅於熟稔或陌異的城市間,以踉蹌卻優雅的步伐追逐荂u某城的影子」;最終,步入更深暗處,從遊走地表生活的版圖,一路行至青春與孩提記憶,趁荂u天黑以前」踏入過往歲月的幽暗家屋,屋中,不在場的父、負傷的母與妹妹,似狐狸或化鳥,眾影晃動,自記憶摺縫裡或隱或現。﹛﹛芞Kㄩ9堎13掁皈痗簋痾像資嫌捄褶部ㄛ塘源眻汔儂碣琚偉奐膛2018§桵謹栳炾薊磁桵砢妗條栳褶羲宎綴輛遹椿做寔礗玷羌暱脾彿雄滅郘﹝藏絨巹涴撓爛澄厥蚰絨膘棻※桵膘§ㄩ猁倛傖覺湖梋勛眅﹜褶湖梋奪蚚腔絳砃﹝﹛﹛釬峈轎阭唳輸峔珨珨硐奻庈跺嘖ㄛ肮奀珩岆扂弊轎阭俴珛韓芛ㄛ笢弊弊藏植2017爛れ憩湮薯羲阹轎阭唳芞ㄛ儅憤芢輛燭絢轎阭珛昢﹝

傭⑩す怢,俋峓逋⑩羲誧,婓盄逋⑩羲誧ㄛ凰藷巷,﹛﹛※酘蔬豪刓旂賒岆恅趙劓夤濬倰腔岍賜疻莉ㄛ岆剆鄶埱輓贏絃炭椒魽ㄐ匿疰Ы蕈囆例絮樓倜埸I橠秘鹹薺漆疣薺郔峈壽陑腔岆妘咑源醱腔恀枙ㄛむ棒岆蚳珛悝炾﹝踏毞扂蠅Ч覃腔恅趙赻陓ㄛ祥躺衄勤釬峈弊模楷桯跦價迵菁堄腔換苀恅趙腔赻陓ㄛ載衄勤婓笢弊賂韜﹜膘扢迵蜊賂帡湮妗犛徹最笢紨祭婕郤堤腔賂韜恅趙睿扦頗翋砱珂輛恅趙腔赻陓﹝《隔壁女子》作者:向田邦子譯者:張秋明出版:麥田出版社向田邦子厲害之處,是能夠深入平常的百姓心,道中大家一些尋常不過卻又長存心底的念頭,譬如對幸福的追求,其實永遠縈繞人心,但現實的諷刺又是往往擦身而過,甚至有一種愈追求愈飄遠的感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首推《隔壁女子》,正如太田光所言,當中針對幸福的距離有出色的展示。那包括人與環境的錯落差異,乃至因人與人之間對幸福的體認不同而出現的不諧協,由是而產生永遠掌握於人與人之間的幸福同步感等等。《隔壁女子》就是最佳的說明。主人翁幸子是一名家庭主婦,生活就困在狹室中,所謂的幸福從來都是微細瑣碎的小事物。晚上與丈夫在飯桌上可以多聊兩句的時刻、偷聽隔壁女子與男人的交歡聲,以及因縫紉襯衣而得到的千二元工錢等等,都已經是她的幸福泉源。正如向田邦子的畫龍點睛提示:「這種日子不能說是幸福,但也不能算是不幸。此刻手中千元大鈔上聖德太子的臉,看茷o叫人氣惱。」幸子的悲劇,正好在於她開始追尋幸福去。由她意識到幸福在室外,乃至作為他方的比喻延伸後,便開始不能自己地去探索那不可知的世界。她偷聽隔壁尋歡時的對方,發覺「谷川岳」的地名出現,而且儼然乃一風景優美的勝景,在山岳頂可以看到與別不同的景色。由谷川岳出發,牽引至一直想成為畫家卻不順景的麻田,然後甚至遠赴至美國紐約去展開新生活──幸子一步一步邁向不可知的世界,而在冒險過程中,得到從來未曾感受過的「幸福」。那全拜搬家隔壁不到三個月的鄰居所賜,結果她緊追麻田去到紐約,現實的下場卻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戀愛就在三天內結束,幸子立即明白到那非自己可逗留之地,迅即打算回到日本。與此同時,隔壁女子任媽媽桑的峰子,於幸子不在的時候,亦與幸子丈夫集太郎搭上。有趣的是,她在幸子家與集太郎鬼混時,不忘剖白一直討厭幸子的縫紉機發出的聲音,彷彿在說:我才是人家的太太,不但有名有份,還受到世人尊重,而妳即使有多少個男人,都只能躲茖ㄓㄠo人!是的,峰子直言與集太郎的一夜情,是自己的一種報復表現。由是正好看出向田邦子的幸福距離感──每個人都有一種對幸福的詮釋,有人在室內,有人在室外,更為甚者或許乃對不少人來說,幸福總之就是沒有擁有的東西,只有從他人身上加以對照,才可以生出幸福的遐想,簡言之幸福的終極定義就是永遠在他方。《春天到了》是另一篇精彩絕倫的傑作。外貌平凡的直子,與年輕上班族風見交往後,他便開始出入直子家。而直子一家人,本來由死氣沉沉,忽然變得充滿活力及生氣來。高潮在風見與直子母親須江及妹妹順子一起參加廟會出現,須江被色狼摸屁股,然後一直大嚷連我這個五十三歲的老太婆都不放過,實在沒有眼光云云。可是語氣上卻充滿歡欣,甚至回家後仍不斷情緒高漲眉飛色舞在複述,結果終於惹得直子爸爸周次發怒,須江才匆匆以「討厭,妳爸爸在吃醋了」來打圓場收結。表面上乃一場無關痛癢插科打諢的情節,背後卻道出幸福的不確定性。成為人妻的須江後,早已不修邊幅,甚至被形容更似男人的女人。可是就在四人行的場合,「榮幸」被色狼看上了,證明了自己較兩名女兒更吸引,由是令自己的生機再現。可是就在滿心愉悅之際,一切即被周次打壓下去,把她的熱情澆熄。幸福就只能在瞬間,一閃即逝。向田邦子更高明之處,是在小說的結尾。那時候直子和男友已分手,須江也逝世了。兩人在路上相遇,男友打趣問道:「妳媽媽之後還有遇到色狼嗎?」直子的回覆是:「應該沒有吧,廟會都已經結束了嘛。」弦外之音滿溢,廟會既是直子的人生高峰(與男友談婚論嫁的好時機),也是須江的幸福亮點(女人的「身份」得到色狼的肯定)。而直子選擇隱瞞須江的死訊,正好就是讓母親的幸福,凝定在廟會一刻的心意。背後的溫柔,正是令人尋回人生動力的契機。■文:湯禎兆

(れ咂)撿极頗衄妦繫賦彆ㄛ扂淩腔祥詫疋化琭皆笛閨俶化琭疥眚銘ё珛儷豱鯔咡ㄛ憩岆楊薺奻涴輸夔沓硃奻懂勘ㄛ涴笱腴傖掛腔補輓岈ㄛ涴笱扂飲祥夔蔡坳峊楊ㄛ秪峈羶衄涴跺楊ㄛ扂珩祥剒猁佽湮模佽扂獗砱蚋峈ㄛ扂硐岆翑佽鹹倛炒狩砱蚋峈む妗扂橇腕赻撩抶祥奻§﹝植涴跺砩砱奻佽ㄛ等泬滂甜羶衄燭奴畋腔汜韜婓眙扲笢鳳腕賸蚗汜﹝﹛﹛啃俷忳祔郔湮腔絞扽祥雄莉併丑傭⑩す怢,俋峓逋⑩羲誧,婓盄逋⑩羲誧ㄛ凰藷巷坻拊晟ㄛ涴岆衵迶儕朸梓妎趙腔唳掛﹝

傭⑩す怢,俋峓逋⑩羲誧,婓盄逋⑩羲誧ㄛ凰藷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