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菏泽环保 » 正文

口述:目送妻子去跟老板车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3:34:13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李锋今年39岁,在一家民营企业给老板做司机,是一个勤劳而诚实的小伙子。他为老板开了十几年的车,从开一辆破吉普起,一直到现在的原装进口奔驰。他十几年如一日,对老板忠心耿耿,受到了老板如亲人般的厚爱。

  11年前,他送老板去一家大酒店赴宴,一走进大堂就被一个肤色白嫩,面容姣好的服务员所吸引。他时年28岁,因性格所致,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未相中自己所心仪的姑娘。此次对那个服务员一见钟情,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约定,这位姑娘就是自己梦中的新娘。

  此后,他每次都希望老板在这家酒店请客,有时老板选了别家酒店,他也会情不自禁地向老板说还是这家酒店好。久而久之,老板发现了他的秘密,便问他是否看中了那姑娘?他摇摇头又点点头,性情显得很窘迫。老板看穿了他的心思,便当即找酒店老板了解那姑娘的情况。知悉了大致的情况后,老板便叫他拿主意。他二话没说,立刻表示这位女孩就是他的未来妻子,他今生就认定了她。

  小可也感觉了有一双眼睛老在注视着自己,开始没在意,后来随着那两道热线的加温,她瞅空留意了那双老是注视着自己的年青人,浓眉大眼,外貌看上去很憨厚。

  不久,李锋和小可确定了恋爱关系,老板尽量给予他们相处的时间,还嘱咐李锋该用车的时候尽管用,一定要让小可姑娘开心。坐在奔驰车里,小可感觉自己从平民窟一下飞越到了上流社会。特别是有一次老板出差路过她的家她就顺便坐奔驰回家,看到村里人那种羡慕的目光,使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李锋是个用情很专一的人,他一旦认定了小可,就一心一意地把心思花在她身上,只要她高兴,他有求必应,绝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恋爱的时光是幸福美好的,两个年青人都沉浸在愉悦的情爱之中。在一个月色皎洁,树影婆娑的夏夜,小可把自己的处女之身,在奔驰车中,奉献给了李锋。

  男欢女爱,水到渠成。几个月后,他们便携手走上了红地毯。婚后,小可由李锋的老板引见,去了另一家私营企业做文秘。说是文秘,其实就是帮老板接接电话,送送内部文件,整天坐在那儿就像一只花瓶。

  每天,只要有空闲,李锋都会开车来接妻子下班。小可呢,已习惯了丈夫的呵护,做什么事都指使他,稍有不从,就杏眼圆睁,怒目相向。李锋对妻子忠心耿耿,百依百顺,有时不小心惹她生了气,都会想方设法逗妻子破涕为笑。当然,为了奖赏丈夫,小可也会在夜间展现女人天生的媚功,让李锋溶化在她的似水柔情之中。

  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

  自从小可生了儿子后,他对待妻子就更加尽心,不要说他不会惹妻子生气,就是家里其他人弄得小可不高兴,他马上会出面干预,一定要当事者赔礼道歉为止。而小可呢,因受丈夫的宠爱,渐渐养成了盛气凌人的脾气,只要丈夫未顺她的意,便拉下脸来,直到遂她的心为止。

  李锋为讨妻子的欢心,遇事处处小心翼翼,生怕她有一丝一毫的不满意。他每月的工资几乎都用在养家上,而且还要拿出一部分给妻子,小可嫌当家麻烦,把操持家务的事全推给了丈夫,她每月的工资都是自个受用,用完了不够就要向丈夫伸手。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她每月的工资都花在穿着打扮上,上班时间也要补几次妆。所以,她一直保持着姣好的容貌和靓丽的身材。就是现在年过30,她看上去给人的感觉也只有20岁的样子。

  如果生活就如此平平安安或者是磕磕绊绊中度过,一家人倒也相安无事,因为李锋就是再辛苦,也没有一句怨言。

  然而,四年前发生的一件事,彻底击碎了李锋对幸福生活的梦想。

  那天是一个周未,李锋公司的老板下班后要应酬,李锋就没有空去接妻子。他打电话告诉小可,她却说正好她也要加班。李锋的老板直到晚上10多钟才送走客人。李锋送老板回家后,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车行到一家夜总会门前,忽然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妻子身影,此刻被一个男人牵上了一辆宝马车。他脑袋当即“嗡”地一下胀了起来,随即跟在宝马背后,缓缓朝自家的方向驶去。

  在离他家约一百米的地方,宝马停在一栋高楼的阴影里。等了十几分钟,仍不见妻子下车,李锋按纳不住内心的焦虑,便驱车缓缓靠过去,在两个车身平行的一刹那间,他看见了让他心碎的一幕:车内这对男女紧紧地搂抱在一起,那疯狂接吻的劲头比他第一次跟小可接吻有过之而不及。他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便自我安慰是不是看花了眼,于是掉转车头,又向宝马靠过去。车内的激情戏仍在热烈上演。过了几分钟,车里的男女不但不下车,反而在车里玩起了车震,特别是小可那熟悉的呻吟声从宝马车里传了出来……此时,李锋的心在滴血,他冲动地欲扑上前去捉奸,但一想到家丑不可外扬,便长叹一声,任痛苦咬噬着自己的心,直到他们依依不舍的分开,看着小可钻出车门,快速地朝家里走去。

  李锋很想看清那张男人的脸,但又没有足够的勇气。一会儿,宝马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带着绝望的情绪,开车缓缓跟在刚刚风流快活了的妻子的身后。

  他电话一打听,原来小可公司老板的座驾就是一辆宝马,这一切他就清楚了,小可的情人是她公司的老板。

  进了家门,小可正在洗澡。他几次想问妻子晚上去了哪儿,但顾虑重重,欲言又止,最后只得作罢。小可洗完澡就说自己加班很疲倦,便独自去睡了。

  半夜时分,李锋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脑子里尽闪回着车里男女热吻的镜头,那刺耳的呻吟声至今仍然在李锋的耳根响起。他试探着摸索着妻子,但她睡的很香,大慨正在梦里回味消魂的时刻。想到这点,李锋不由热血涌涨,心生夫妻床上之念,他冲动地用手抚弄小可的敏感处,此时她正睡得香甜,被李锋一刺激,很快就醒过来。她看到丈夫那副骚相,一股厌恶的情绪油然而生,你干什么,半夜了都不安分,快把手拿开,我今天没心情!

  李锋被她呛得心里的火直往上窜,但又不敢发作,只得陪着笑脸,求她遂自己的意。如在平日,小可会毫不犹豫地满足他的要求,但今晚她性爱的意念里已珍藏着一个车震的回忆,她不想让那不解风情只会低头蛮干粗俗的丈夫破坏刚才在车上美好的感觉。

  李锋见妻子态度很坚决,知道再努力也是白搭。因为婚后他已习惯了妻子任性的脾气,她不愿意做的事,你就是打死她也不会向你屈服,虽然今晚自己抓住了她的软门,但你不敢说破,就奈何不了她。李锋就这样静静地在床上屈辱的熬过了一夜。

  后来的日子,小可经常以加班、陪客户等为借口,晚上和双休日出去与老板约会。李锋每次都想办法极力阻挠她出去,但都以失败而告终。他想找机会揭穿她的秘密,但话到嘴边,一想到她杏眼圆瞪的样子,又咽了回去。他不知道把事情的真相摊开了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他害怕小可因此而离开这个家,他不能没有她,儿子也不能没有这个妈。

  就这样,日复一日,李锋默默地在痛苦中独自煎熬,直到有一天他的母亲亲眼目睹儿媳被一个男人搂着走进了一家宾馆开房,他头上戴的这顶绿帽子终于公之于众。

  小可见事情败露,索性破罐子破摔,她几乎夜夜都要出去风流快活,借口不是陪客户就是见同学。李锋点破她出去的目的,她冷笑一声说,我说出去会朋友,你硬要把绿帽子戴到自己的头上,随你的便!说完就要走,李锋见状,情急之中“扑通”地一声跪地。他抱着妻子的双腿,哭声哀求,小可,我求求你,今天不要走,我是一个男人,你总要顾我一点脸面吧!

  小可望着丈夫那泪流满面的狼狈相,心里直叹气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个窝囊废!那怕此刻他动手打她,心里也比现在好过些,她看不起这种没有男子汉气慨的男人!她要走的决心就更加坚定。她表情冷漠地说,起来,男人膝下有黄金,你越这样下贱我越看不起你,你拦住了今天,却拦不住明天,你拦住了我的人,却拦不住我的心,你放我自由,或许还能维持这个家,否则,我们离婚!

  李锋一听离婚二字,惊得跳起来,他这样屈从妻子,就怕她提出离婚,他不能没有她,儿子也不能没有她,这个家更不能没有她!

  此时,小可看了看手表,离约会的时间还只剩下十几分钟。便生气地说,你看,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我同学都等得不耐烦了,你看怎么办?

  李锋说,小可,你不要骗我,今天是真的和同学约会吗?

  你相信就是真的,不相信就是假的!说着,小可拉开门就向外走去。

  等等,我开车送你去!李锋说着追出了门。

  小可没有推辞,她让丈夫送她到离约会地点一百多米的地方,便叫他回去。李锋目送妻子远去,心里五味杂陈,他恨自己太窝囊,太没有男人的骨气了!

  目睹小可天天浓妆艳抹,欺瞒丈夫,在外风流享乐的恶劣行径,李锋的家人愤怒了。他们都劝他离婚算了,跟这样的女人再生活在一起,整个家族都跟着丢脸。特别是他的父母,传统思想根深蒂固,那容得家门蒙受如此羞辱,二位老人甚至跪在儿子面前,求他跟小可一刀两断。但李锋态度很坚决,表示就是死也不和小可离婚,他求父母原谅妻子,他从第一天看上小可起,就认定自己要和小可厮守一生。为了孩子,为了家庭的完整,他有天大的委屈也要忍受,他要用丈夫的温情,去努力感化妻子的心,使她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从此以后,小可依然故我,只是在表面上收敛了一下行为,没有做得那样令丈夫难堪了。

  尽管妻子背叛了他,但在李锋心灵深处,仍然珍藏着与小可初恋时的那份令人心颤的激情,他坚信妻子总有一天会把心收回来,到那时,他与之携手共度人生的伴侣,仍然是从前的那个小可。

  只要小可需要,他仍然会开奔驰送她去跟她的老板约会,他照样不敢问妻子去和谁见面,他要做的只是让妻子高兴,让妻子满意。

  他不知道这种人生的苦难何时能到头,什么时候才能让上帝大发慈悲,让小可回到他的身边……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